作者:尊尚沙龍
来源:http://sp1388.net/1255/.html

一切都跟馬有關
我一直都很愛籃球,但從小,甚至是到了青少年時期,我經常參加馬競,甚至有時候連練籃球都沒有,我在馬廄當馬童,那就是我的生活。我是個業餘的馬競選手,甚至拿過一次比賽第四名,這是個有趣的嗜好。
直到待在塞爾維亞老家 Sombor 的最後一年,我才開始天天練球,那是塞爾維亞北部的美麗城鎮。我發現我可以靠籃球維生,喜好跟工作是可以並行的,我知道自己能打得不錯,但沒想過能打進 NBA,或許能在歐洲生存。

 

 

從小我就看國內比賽,那是多數塞爾維亞小孩的目標,我反而很少看 NBA,因為直播通常都是在凌晨的三、四點,十五歲左右 YouTube 出現,我喜歡看 Magic(Johnson)打球, 喜歡看他的傳球,還有 Hakeem 的低位腳步,當然還有 Jordan,因為他是 Jordan。
但小時候主要還是看哥哥們打球,當我還吸著奶嘴,就常看哥哥們在社區的球場打球,其中一位充滿天分,一位非常強壯,我則是兩個都沾了一點邊。

我家非常的小,只有一個廚房、浴室與兩間房間,這要塞下我爸、媽、奶奶、兩個哥哥跟我,我的表兄弟也常常來湊熱鬧,房子總是充滿人,一直充滿噪音。尊尚沙龍
我們家中有一個小籃框,從小哥哥就陪我一起球,鄰居經常來抱怨說製造太多的噪音。

 

我開始接觸籃球非常的胖,又沒有這麼高,我同時打中鋒與控球兩個位置,只為了開心打球,但到了十六歲,我發現自己能夠靠籃球生活,因此決定離開家鄉,前往大城市 Novi Sad。

 

在塞爾維亞,你可以邊為俱樂部出賽,同時讀書,這是不衝突的,不像美國是為學校出賽。但每年,全國內的學校都會舉辦一個錦標賽,我為我在 Novi Sad 的學校出賽,並打贏每一場比賽。

我前兩場比賽打得很出色,首都貝爾格勒的俱樂部 KK Mega Basket 看到了,半個賽季下來不斷與我聯繫,二後半個賽季,我穿上他們球衣。

 

歐洲與 NBA 球風截然不同。當你看到歐洲籃球,比分經常是 50-58 的低比數,那會是場好比賽。但美國你會經常看到比數破百,歐洲防守非常強悍,如果有一對比數超過 80,那一定是對手防守很糟。

我們通常都只要求好防守,進攻端,只要你有空檔就能出手,無論時間剩多久,空檔出現想投就投。當時我們教練非常要求防守,然後就是一直跑、跑、跑,但我們防守實在不佳,有天分、能得分,但防守不好。

最後一年我們在國家隊決賽對到 Zvezda。在歐洲,尤其是塞爾維亞,對到 Zvezda 或 Partizan 時球迷通常都很瘋狂。他們是最具傳統且最強的球隊,當他們對戰,那稱作德比大戰。我在奧克蘭、聖安東尼奧、奧克拉荷馬州、猶他打過比賽,爵士有著非常強的主場能量,但我覺得歐洲的粉絲更激情,他們把支持球隊當作生命的一部分。

 

 

對上 Zvezda,你能感受到整個場館都是敵人,再進場通道就會聽到 “ 咚、咚、咚 ” 的鼓聲,那會讓人非常緊繃,煙霧迷漫球場,紛絲整場尖叫、歡呼。
那真的非常瘋狂,因為我們是最年輕的球隊,他們根本不認識我們,但整場報以噓聲,我當下只想著 “ 你們根本不認識我們!我敢打賭你們根本不認識我們場上的十二名選手。”

我投失了最後一擊,當下心中碎念 ” 天啊!我沒投進幫球隊拿下隊史首座獎盃的球!”,真的有些失落,但稍晚就沒多想了。
下一次我會投進。

像是傳統似的,每個歐洲年輕球員都會先在歐洲聯賽打兩個球季,再前往美國,但進入 NBA 本來就不是我的預期,加上與金塊有合約,我想或許能到美國試試看,畢竟我還年輕,有機會發展成像美國球員,而非歐洲。

事實上,在金塊選中我時我睡著了。
我哥哥開香檳慶祝,還馬上打電話給我祝賀,我接起電話但根本沒在聽,告訴他 ” 拜託!我在睡覺耶。”,然後我就掛掉電話,直到明天才知道這消息。

 

 

我不覺得這是一件大事,他們選中我,我在歐洲多待一年,沒想過要直接到美國打球。
巴塞隆納後來跑來看我的比賽,那場絕對是我表現最糟的一場球,我應該只得了四分吧,或許這是個預兆,代表歐洲不適合我,球季結束,我接到金塊電話,表示他們希望下季能加入他們。
突然間,一切都不同了!
休息室、種訓示、訓練、人員,我們應該有十個教練吧。而比賽有更多的跑動,尤其是長人,如果你速度夠快,在聯盟中是很吃香的。
最棒的絕對是交通,之前我們都要做個十小時左右的巴士,對我們這種大個子來說很吃不消,而這裡都是坐飛機。
再來當然就是比賽長度,歐洲是四節各十分鐘,這裡是十二分鐘,基本上就是多了一節的比賽時間。

有一件事沒有改變,那就是我對比賽的熱忱。

你有時會看到一些球員推我或抓我腳,我還蠻喜歡這種肢體籃球的,這就跟我在塞爾維亞時遇到的風格差不多。去年在一次進球獲得加罰機會,我激動的在原地大叫,突然一個對手過來推了我一把,讓我跌倒,而隊友馬上過來為我出頭,這就是我想要的。不是要兩隊打架,而是為球隊帶來激情。

我不希望打籃球只是因為工作,我希望有更多熱情。尊尚沙龍
這比賽馬有趣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