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尊尚沙龍
来源:http://sp1388.net/1178/.html

古巴(1938)

http://www.cubania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10/7/juventud-asturiana.jpg

港人通常透過旅遊節目去了解古巴這個國家,節目內經常指出古巴的風貌仍停留在五、六十年代導彈危機之前。若論古巴最輝煌的國際大賽成就,則停留在更遠古的三十年代,因為國家隊能在1938年,出席當年的世界盃,成為至今唯一一次。

當時美洲分成兩組,各爭奪兩個席位,巴西和阿根廷一組;而古巴則和哥斯達黎加、美國、荷屬圭亞那(現稱蘇利南)、墨西哥、薩爾瓦多一組。然而,同組其他對手全部都選擇棄權,古巴自動取得前往法國的船票。(當屆世界盃在法國舉行,球隊未必能承受舟車勞頓,花費龐大人力物力跨越一個大洋去比賽,即是早期世界盃的通病,當時亦受戰爭的陰霾影響,令許多國家只好棄權作罷)

古巴首圈面對羅馬尼亞,法定時間連同加時,古巴在兩度領先的情況下,竟踢成三比三收場,當時賽制未有互射十二碼的概念,於是在數天後重賽,而重賽則反勝對手,以二比一勝出,成功晉身次輪淘汰賽(八強)。八強的對手是另一支歐洲球隊瑞典,球隊在重賽三日後,即面對另一場比賽,比起對手有近一星期備戰,體力的消耗成為勝負關鍵,最終古巴被瑞典大炒八球,兩名瑞典球員更一同上演帽子戲法,古巴最終遺憾出局,但亦是加勒比海國家歷來最佳成績,至今仍未有其他國家能達到同樣成績。
海地(1974)

https://golazo.files.wordpress.com/2015/11/haiti1974.jpg?w=748
尊尚沙龍

因英國樂施會在海地爆出性醜聞,令這個加勒比海小國再次成為國際焦點。海地曾在1974年出席過一次世界盃,亦是至今唯一一次。當時中北美洲的入場劵由前一年舉行CONCACAF Championship中產生,而海地則力壓墨西哥、千里達、洪都拉斯取得這張券。(該盃賽為美洲金盃前身,上回提及的加拿大,亦是透過此項比賽,取得決賽周的席位)
海地與阿根廷、意大利、波蘭同處第四組,儘管球隊三戰全敗,零分包尾出局,並不代表他們在世盃史書中留下空白的一頁。大部分球員都是第一次離鄉別井作賽,思鄉心切嚴重他們比賽心態;另外和意大利比賽中,儘管海地被對手以三比一反勝,但賽果並不重要,因為中場球員Ernst Jean-Joseph賽後藥檢中,呈陽性反應,即時引起一場牽然大波,成為世盃史上首名球員服食禁藥作賽。儘管他表示這些藥物只是用來治療自己哮喘病,但海地對事件仍為之震怒,盛傳海地官員曾在訓練中心體罰Ernst Jean-Joseph,然後隨即將他送回海地。此事件影響其他球員的士氣,成為落敗另一原因。

 尊尚沙龍

海地攻入領先意大利的一球

牙買加(1998)

http://news.bbc.co.uk/olmedia/80000/images/_84215_jamaica_team.jpg

向來盛產田徑飛人的國家,一直戰至最後一輪小組賽,歷經二十場外圍賽,終與美國、墨西哥,一同取得中北美洲僅有的三個席位。

牙買加抽中與同樣首度亮相的日本和克羅地亞、阿根廷同處H組。首場面對著克羅地亞,力戰下仍以一比三落敗。(中場伊利為牙買加攻入首個世界盃入球)次輪決戰阿根廷,在上半場末段,中場包維兩黃一紅被逐,令原本只失一球的牙買加,隨即兵敗如山倒,下半場再失四球,其中「戰神」巴迪斯圖達包辦其中三球,最終慘吞五隻光蛋,提早宣佈出局。最後一場面對日本,兩隊都已確定出局,該場比賽都是為面子而戰,終以二比一力克對手,歷史上成功打開世界盃勝利之門,牙買加三戰一勝兩負,第三名遺憾出局。(另一邊的日本,則要靜待四年,那道勝利之門才為他們打開)
千里達(2006)

http://www.tntheritagegroup.ca/wp-content/uploads/2006/06/trinidad-und-tobago.jpg

當年有線電視稱為「特立尼達和多巴哥」,這個加勒比海小國戰至最後的跨洲附加賽,兩回合計以二比一擊敗巴林,取得最後一張前往德國的「機票」。在決賽周中,千里達與英格蘭、瑞典、巴拉圭同處B組,當時千里達陣中大部分都是外流的球員,當中名氣最響當當的就是曼聯「黑雙煞」之一的約基,以隊身身份領軍,職業生涯晚期,終一嘗參與世盃的滋味。

首仗面對著瑞典,儘管全場捱打,加上踢少一人,仍能打成平手,並且不失一球,爆出當屆其中一個大冷門,國家首場世界盃比賽,就成功取得「歷史性第一分」。第二場遇上英格蘭,三獅軍團全場狂攻,二十多腳射門,質素欠逢,未能考驗到千里達,甚至創造出一些反擊機會,直至八十三分鐘,千里達終失守,碧咸使出招牌七旋斬,高治力壓中堅頂入。補時階段,謝拉特的世界波為英軍鎖定十六強席位。最後一場和巴拉圭的分組賽,劇情跟之前一樣,依舊是對手主導形勢,千里達靠反擊攻門,但欠缺威脅,又是以兩球落敗予對手,其中一球更是由中堅辛祖頂入的烏龍球。(同時成為首名千里達球員在世界盃入球)

三場比賽之後,千里達包尾出局,對國家來說上了寶貴的一課,亦告訴球迷一個道理,這個世界總有一隊「難啃」的魚腩部隊。

兩回提及的九個國家,大多都是港人所熟悉的名字,若放到世界盃層面,卻相對地陌生,儘管這些國家只出現過一屆世界盃,但他們足球水平都有不同的轉變,但仍有一線機會再度亮相這個大舞台,只需花時間慢慢靜待。(東德除外)